英国《金融时报》:环绕世界的“一带一路”战略
2017-05-09 14:45:43

从巴基斯坦、斯里兰卡的港口到东非的高速铁路,再到穿越中亚的天然气管道, 中国计划投资9000亿美元的“一带一路”(One Road, One Be lt)倡议称得上是历史上由单个国家发起的最大规模的海外投资行动。

拥护者称,一带一路倡议——由对国内增长放缓的担忧以及对扩大中国全球影响 力的渴望所驱动——有望帮助填补全球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的缺口。它还可以助推发展 中国家经济增长,同时提振贸易并为投资者带来回报。

带着以修建基础设施促进贸易的初衷,一带一路计划将沿两条路线展开:一条大 致沿古丝绸之路(Silk Road),从中国经由中亚和中东直至欧洲;另一条 通过海路连接中国到东南亚和非洲东部。

随着过去30年中国经济增长的两大支柱——对发达国家的出口和国内基建支出 ——变得不如以往稳固,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3年正式宣布了一带一路倡议 。西方经济体增长陷入停滞,而由于房地产、钢铁、水泥等行业的产能过剩问题日益 严重,在中国国内投资的回报率迅速下滑。

与此同时,中国政策制定者正设法在边疆地区(一直落后于东部沿海发达地区) 提振经济增长,他们希望本国的3万亿美元外汇储备可以比所持的660亿美元美国 国债带来更高回报。

既然主要动机是为了寻求国内经济增长,那一带一路归根结底只是“一项具有地 缘战略影响的国内政策,而非外交政策”,研究过这一倡议的欧盟前驻华外交官查尔 斯?帕顿(Charles Parton)说。

一带一路延续了北京方面的一项努力,即帮助国内企业——从高铁制造商到电信 公司——积累经验,打造国际品牌。“他们认为,下一步要让中国企业具有全球竞争 力,学习管理技术等……做强这些冠军企业(中国所希望做的)是一带一路的重要部 分,”帕顿补充说。

自2013年以来,一带一路的标签已经扩大到涵盖远至新西兰、英国甚至北极 地区的一些项目。中国已列出了65个一带一路沿线国家,将在这些国家开发数百个 带有一带一路印记的项目。

其中的核心项目包括一条投资540亿美元、连接中国新疆地区与巴基斯坦深水 港瓜达尔港(Gwadar)的陆路通道。中方将投资11亿美元在斯里兰卡科伦坡 建造一座“港口城市”。规划中的一条长3000公里(1900英里)、连接中国 西南地区与新加坡的高铁线耗资将更多。

同时出现的还有一波筹资和机构建设热潮。2014年,中国主权财富基金宣布 成立规模400亿美元的丝路基金(Silk Road Fund)。2015年 ,中国携手其他国家成立了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AIIB),该行1000亿美 元的初始资本预计主要将用于一带一路国家。同年,中国为支持一带一路项目向3家 国有银行拨款820亿美元。

一带一路倡议变得无所不包是受到了中国官员的推波助澜,因为他们急于讨好国 家主席习近平——几十年来中国最具权势的领导人。在中国,“如果你希望一个项目 或计划获批,你就说它是一带一路项目,结果是,所有项目都成了一带一路项目,” 帕顿说。

一些乐观人士认为,基于中国国内几十年来依靠基建驱动增长的经验,一带一路 倡议将成果丰硕。“一带一路正在做的是中国最擅长做的——政府支持的基础设施项 目,”澳大利亚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 rsity)的格利(Jane Golley)说,“作为一项经济战略,我认为 一带一路倡议有望获得成功。”

分析人士表示,随着中国外交政策变得日益强硬,一带一路也是地缘政治上的一 步迂回棋。中国的主要竞争对手——美国和日本——并未被列入一带一路国家,让人 联想起军事战略家勒特韦克(Edward Luttwak)所称的“地缘经济学 ”——遵循“商业法则”的“冲突逻辑”。“这是一项重大长期地缘经济战略,有可 能将改变全球经济的重心,”格利补充说。

令中国境内外观察人士担忧的是,由于许多规划项目(包括处于饱受腐败和不稳 定困扰的地区)带有地缘政治色彩,一带一路计划可能只会加重中国快速增长的债务 负担,后者如今已超过国内生产总值(GDP)的250%。“一带一路项目背后商 业逻辑的缺失意味着,未来项目回报是否足以完全清偿中国债权人存在高度不确定性 ,”评级机构惠誉(Fitch)今年1月表示。

例如,中巴走廊要穿过动荡的部落地区,而瓜达尔港处于叛乱分子几十年来与政 府军争夺的地区的中心,迫使伊斯兰堡承诺用一支由1.2万名士兵组成的特种部队 保护该走廊建设。位于中东的众多项目意味着,中国将日益被卷入该地区的政治动荡 。

到目前为止,一带一路倡议在中国境外的项目鲜有已经完成的。例如,位于中国 与哈萨克斯坦边境的霍尔果斯(Khorgos)“无水港”计划将打造货物从中国 进入中亚和欧洲的枢纽。中国计划投资6亿美元,建设包含批发市场、铁路线和货运 起重机的大型综合设施。尽管中国边境一侧环绕着新建的高楼,但哈萨克斯坦一边只 有几座半废弃的建筑。与泰国的高铁谈判也陷入停滞。

据官方媒体报道,明显缓慢的项目进展促使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6年8月呼 吁“实施好一批示范性项目,多搞一点早期收获,让有关国家不断有实实在在的获得 感”。

对于一带一路是中国政府扩大海外政治影响力的一种工具的担忧,也可能引发反 弹。上月,澳大利亚正式拒绝接受该倡议——此前,澳大利亚的盟友美国也明确与之 保持距离。(但新西兰没有表示拒绝。)“虽然日益得到其他方面的认同,但(北京 方面)必须克服政治雷区,”北京咨询机构齐纳百思(China Policy) 研究主管凯利(David Kelly)说。

中国已经从早前一轮海外投资潮(即“走出去”政策)中吸取了一些教训——当 时中国国有企业疯狂收购全球资源,导致大量溢价购入资产,随后遭遇资产减记,还 招致了一些国家的不满,后者认为这些资源开采协议有失公允。

“今后驱动因素将是投资回报,”凯利说,中资银行已从国企手中夺过这些项目 的部分支配权。强调一带一路对世界各地企业都“开放”的中国政府也正在淡化一带 一路项目中“中国的存在”,他补充说。

这或将给西方公司带来机会。中法合作在英国建设的欣克利角(Hinkley Point)核电项目也被中国官员也列为一带一路项目。英中贸易协会(Chi na-Britain Business Council)在一份关于一带一路 的报告中表示:“我们相信,英国企业将有实实在在的机会与中国伙伴在第三国进行 合作。”西门子(Siemens)从一家中国国企获得了在沙特阿拉伯建设一座电 厂、价值10亿美元的订单,而通用电气(GE)表示,该公司正在瞄准一带一路中 数十亿美元的项目。

目前北京方面全无放弃一带一路计划的迹象。席卷发达国家的反全球化浪潮—— 特朗普(Donald Trump)当选美国总统就是一个体现——更是带来了一 个机会,可以将一带一路计划描述为推动全球贸易增长的主要工具,习近平今年1月 在达沃斯发表演讲时已将这两方面联系起来。

“如今,一带一路已被视为中国为全世界——而不仅仅是发展中国家——提供的 解决方案的一部分,”凯利说,“问题在于,中国挺身而出扮演这一角色要付出什么 代价。如果他们走到这一步,代价肯定不小。”

[46]

来源:FT中文网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