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解中国新型城镇化难题:城市太拥堵 房价过高人太多
2017-03-21 10:29:54

中国城镇化是世界上速度最快的一个国家。在城镇化如火如荼的当下,下一步将 选择什么样的方向和路径?

在中国发展高层论坛2017年年会上,中外专家学者给出了建议:通过深化改 革,调整城镇人口结构;创新技术,把大城市的公共服务延伸到中小城市;通过产业 支撑,让城镇化开花结果。

专家们还提出,在城镇化过程中,要避免并化解因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而导致的 房地产和实体经济的失衡、推高实体经济发展成本等问题。

新型城镇化面对挑战

纵观中国城镇化的历程,硕果累累。从改革开放初期到去年,中国城市规模和数 量快速增长,城镇化率从1978年的17.92%,增长到2016年的57.3 5%,增长了2.2倍,可谓成绩斐然。联合国报告指出,中国的城镇化是世界上速 度最快的一个国家,全球大概超过50万人口的城市中,有四分之一是在中国。

但是,“在我们的城镇化中,大家知道城镇化率衡量的指标有两个,一个是按常 住人口衡量(如上是57.35%)。另一个衡量指标是按照户籍,现在只有41. 2%,户籍的城镇化率和常住人口城镇化率就有一个差距,像一个喇叭似的。因此面 对中国城镇化发展的方向问题,还有很多问题需要研究。”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学术 委员会秘书长程国强说。

中国社科院副院长蔡昉认为,以人为核心的城镇化其核心是人口问题。而中国需 提高人口素质之外,中国人口结构也不像过去那么有利了,因此中国不是人口数量问 题,是人口结构特别是年龄结构和人口素质的问题,这正是中国新型城镇化需要面对 的挑战。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原副主任刘世锦则从另一个角度在思考——中国经济最大的 增长点在哪里?“我的答案就是大都市圈。”他说:“然而,我们面临着城市现在太 拥堵、房价过高、人太多、空气不好等问题。”

“还有一个问题,就是城市政府有意无意把房价往高推。为什么这么搞呢,卖地 有收入。但是,地价过高以后,成为生产运营各方面最大的成本。整个城市运营成本 上去以后,反而没有竞争力,城市相当一部分产业可能会衰落。所以我说你是得到了 一个卖地收入的芝麻,最后把整个城市转型创新发展的大蛋糕、大西瓜给丢了,捡了 芝麻,丢了西瓜不划算。”刘世锦说。

发改委“新掌门人”何立峰也看到了这个问题。他认为中国经济发展的三大结构 性失衡之一就是,房地产和实体经济的失衡。“大量资金涌入房地产市场,一度带动 了一线城市和热点二线城市房价过快上涨,进一步推高了实体经济发展的成本。”

创新改革以求“健康发展”

中国新型城镇化面对很多问题,但也有很多机会,而这些都需要在创新和深化改 革中化解和实现。

“城市经营者的思路和战略需要调整,土地制度要改革。农村土地制度改革,十 八届三中全会讲得很清楚了,要加快推动。”刘世锦认为,房地产税还是要出的,也 不能拖得太长,如果有房地产税,可以进行结构调整。这些任务都很艰巨,但时机已 经到了。

何立峰也强调,要按照“房子是用来住的,不是用来炒的”定位,分类调控,因 城施策,加快建成促进房地产市场平稳健康发展的长效机制,控制信贷资金过度投向 房地产业。

事实上,以人为本的城镇化,应该是让更多的人享受到城镇的优良和便利,而不 能让高房价成为城镇发展的负担和阻力。

“我们要真正推进城镇化,难点在于城市化,特别是把农民工变成市民是要付出 成本的,比如他们的基本公共服务、各种社会保障是要有补贴的,是要有财政支出的, 这部分到现在还没有明显地作出行动。”蔡昉说。

他认为,中国1.7亿农业转移人口的城镇化,面临着很多制度性的改革(关键 点是户籍制度改革)。应通过中央和地方分担改革的成本,推动这样的结构调整,解 决在城镇化中所面临的巨大的农业转移人口的压力。

刘世锦也认为:“中国城镇化今后最重要的特征就是要看中国农民工进城朝什么 城市去的问题。”

在公共服务福利方面,他认为,除了改革之外还要有产业支撑。“没有就业机会, 过一段时间人就走了。所以‘以人为本’首先得有产业的支撑,有就业的机会,通俗 说就是能赚到钱。”

值得一提的是,波士顿咨询公司全球董事长汉斯保罗博克纳还给出一个“技术类” 解决问题的视角,即“利用现在的信息技术数字化,把大城市的公共服务延伸到中小 城市或者是进一步覆盖到所有的人。”(作者:于祥明) [02]

来源:上海证券报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