鼓励高分红需要相应制度变革
2017-04-24 15:21:14
鼓励高分红需要相应制度变革(2017.04.24)

[摘要]在我国资本市场上,真正坚持分配,特别是现金分红的公司并不多,而能高分红(派息率超过40%)的公司,更是少之又少。而另一方面,投资者对于上市公司的高分红,兴趣也未必就特别高。这种状况的存在,既与市场本身所存在的一些问题相关联,同时也有相关制度设计上的原因。因此,在鼓励上市公司多分配现金红利、倡导投资者以获取现金红利作为重要投资目的的同时,有必要从制度层面做出一些相应的变革。

  (联合论坛·北京)上市公司将通过经营活动所产生的利润向股东分配,这是其应尽的义务,尤其是现金分配,让股东得到投资回报,具有真正的获得感,本身也是天经地义之事。但是,在我国资本市场上,由于各方面的原因,真正坚持分配,特别是现金分红的公司并不多,而能高分红(派息率超过40%)的公司,更是少之又少。而另一方面,投资者对于上市公司的高分红,兴趣也未必就特别高。这究竟是什么原因呢?
  
  从投资者的偏好来分析,相比发达国家市场,沪深股市相当数量的股票估值偏高,这就导致了人们很难通过现金分红来获取足够的投资回报,因此也就更加倾向于要求上市公司送红股以及转增公积金。不久前,一家上市不久的公司的董事会提议派发大额现金红利而不是高送转,结果这只股价曾经超越茅台的公司股票,随即被不少投资者抛弃,股价也就此应声跌停。当然,随着机构投资者在市场上的增加,这种局面也开始有所改变,上市公司如果能够高分红的话,也能够获得相应的追捧。突出的例子是中国神华,最近推出了普通股息加特别股息的分红方案,股息率达到17%以上,股价便随之涨停。只是,这样的案例还比较少,现实情况是,投资者对于上市公司分配现金红利的行为并不特别欢迎,而上市公司自己也缺乏这方面的内在动力。
  
  大量实证研究显示,这种状况的存在,既与市场本身所存在的一些问题相关联,同时也有相关制度设计上的原因。因此,在鼓励上市公司多分配现金红利、倡导投资者以获取现金红利作为重要投资目的的同时,有必要从制度层面做出一些相应的变革。
  
  譬如,现在股东从上市公司获取的现金红利,需要根据持股时间的长短缴纳5%至20%不等的红利税。由于上市公司在给股东分配前,已经缴纳了相应的所得税,因此这里就存在重复征税之嫌。多年来,不少专家为此争论不休。而鉴于我国目前对股票买卖差价免征资本利得税,对红利征税,即便在法理上也能站得住脚。同时,这还有个导向问题:既然提倡长期投资,将红利作为获取投资回报的主要途径,在税收上却向交易差价收入倾斜,这显然是不合理的。当然,现在不征收资本利得税是完全必要的,也是稳定市场的合理举措。但问题就在于,此时继续对红利征税,是不是有欠妥当呢?事实上,二十多年来,也先后调整过几次红利税的税率,并且也考虑到了红利分配在维护市场稳定、引导长期投资理念方面的作用。那么,现在能否再进一步,取消红利税,或者至少暂时免征呢?应该说,对绝大多数投资者而言,5%至20%的红利税,并不是一个可以随便忽略的小数字。它的存在,的确抑制了投资者对上市公司派发红利行为的认同,也弱化了红利的价值。
  
  另外,目前还有一项制度安排,即上市公司如果要再融资,必须先向投资人分配红利。之所以这样做,其初衷也是鼓励上市公司现金分配,这当然无可厚非。只是问题也随之而来,既然上市公司需要再融资,说明缺钱,那何必要分现金红利呢?至少从财务角度考虑,这并不合理。最近市场上出现的一种怪现象便是,一些亏损的上市公司,尽管现金流量为负,资金压力很大,但也得要象征性地弄个红利分配方案。究其原因,显然是为保住公司的再融资资格而刻意安排的。客观而言,这样的举措是令投资者不安的,因为勉强安排的红利分配,无疑会给公司带来更大的财务困难,而随后的再融资,又往往会摊薄普通投资者的权益。显然,如此勉为其难的红利分配,并不太容易为投资者所接受。因而,将红利分配与再融资相挂钩,应看到其可能的多重效应,至少对亏损公司而言,为再融资而不得不安排的红利分配,不能认为是具有充分合理性的。因此,相应修改这一制度,使之更完善、更合理,完全是应该的。
  
  现在,监管部门号召上市公司加强现金红利分配,由此所发出的政策信号是明确的,这也是推动我国资本市场走向成熟与规范所必需的。而在投资人看来,相应调整制度,使之能更加切合实际,产生引导投资者期待现金分配的作用,恐怕也是不可或缺的。衷心期待相关职能部门对此能有所作为。

(《上海证券报》,申万宏源证券研究所,桂浩明)   
作者:桂浩明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