影响2017年世界经济走势的因素
2017-03-07 16:28:26
影响2017年世界经济走势的因素(2017.03.07)

[摘要]2017年世界经济形势复杂多变,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地缘外交格局进一步演化,世界经济新旧矛盾交织并存,存在着更多的不确定性,未来将在机遇和挑战中前行。首先,随着美日欧等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走向内敛,主要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货币政策面临更大挑战。其次,贸易保护主义与经济低迷相伴相生,将对国际贸易和经济增长带来挑战。再次,在全球治理体系重构过程中,新兴经济体正在发挥着积极的正面作用,这将为全球发展提供动力。预计2017年世界或将出现更多“黑天鹅”事件,但中国将依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稳定锚”。

  (世经评论·北京)2017年世界经济形势复杂多变,地缘政治、地缘经济、地缘外交格局进一步演化,世界经济新旧矛盾交织并存,我们面对的是一个更加不均衡、不确定和不可预期的世界,世界经济将在机遇和挑战中前行。
  
  全球货币政策走向可能出现新变化
  

  经济基本面决定各国货币政策的走向。全球金融危机爆发后,世界主要经济体的货币政策先后经历了竞争性贬值货币政策阶段和货币政策分化阶段,从今明两年甚至更长的历史时期看,世界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可能走向集体性内敛。2015年12月,美联储启动10年来的首次加息,货币政策由宽松转为收紧。美联储官员预测2017年美元将加息3次。2016年12月,欧洲央行宣布缩减QE(量化宽松)计划下的每月债券购买量,将原计划于2017年3月结束的每月购买800亿欧元(约合860亿美元)的QE计划至少延长至2017年12月,但QE规模缩减至每月购买600亿欧元。受美国经济增长和货币政策影响,日本货币政策或走向收紧。因为日本货币政策与美国货币政策的分化可能会导致日本更严重的经济损失和货币贬值,日本债券和外国债券之间的收益率差越大,日本资金外流越大,从而给日元带来进一步的压力。2016年底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继续实施稳健的货币政策,货币政策要保持稳健中性,突出“中性”,表明2017年我国货币政策会偏内敛。
  
  随着美日欧等主要经济体货币政策走向内敛,主要新兴经济体和发展中国家货币政策面临更大挑战。由于国际储备货币中美元占比高达63%,美国的货币政策对国际资本流动有导向性作用。随着美元走强和进入上升通道,一旦美联储加快货币政策调整步伐,新兴市场将面临新一轮冲击。
  
  传统贸易保护主义和非理性贸易保护倾向抬头
  

  贸易保护主义与经济低迷总是相伴相生,互为因果。金融危机后,贸易保护主义迅速升温与扩散,是世界经济持续低迷的主要根源之一。全球经济增长低迷反过来使贸易保护主义压力加大。据有关资料统计,从2008年10月至2015年底,全球总共推出了超过5000项贸易保护措施,除了关税壁垒、禁令和配额等传统贸易保护手段外,出口鼓励政策、紧急贸易救助、政府采购优先权、政府补贴及本地化要求等新型贸易保护手段和措施更是层出不穷,以美国为首的发达国家更是成为推行贸易保护主义的主要国家。据WTO统计,2008年至2016年5月,G20(二十国集团)经济体共推出了1583项新的贸易限制举措,其中,美国对其他国家或地区采取了600多项贸易保护措施,占G20成员贸易限制措施的四成左右,仅2015年就采取了90项,平均每四天就推出一项,数量和密度都无出其右。从今明两年看,由于发达国家民粹主义和孤立主义浪潮兴起,非理性贸易保护主义更有可能粉墨登场。
  
  尤其值得注意的是,全球有三分之一的贸易救济措施直接针对中国。据商务部统计,自1995年WTO成立以来,共有48个成员国对中国发起各类贸易救济调查案件共1149起,占全球同类案件总数的32%,中国已连续21年成为全球遭遇反倾销调查最多的国家,连续10年成为全球遭遇反补贴调查最多的国家,涉案损失每年高达数百亿美元。可见,贸易保护主义将给我国对外贸易和经济增长带来巨大挑战。
  
  世界或出现更多“黑天鹅”事件
  

  2016年世界风云变幻,国际舞台上的闹剧和戏剧不断上演,美国大选闹剧中特朗普出乎美国社会精英和主流媒体观察赢得大选,菲律宾总统杜特尔特上台以后菲律宾政策风向骤变,韩国突然变脸部署萨德系统,英国脱欧,德国德意志银行濒临破产,难民潮危机持续发酵,“黑天鹅”、“白天鹅”事件纷纷落地。
  
  2017年是全球大选年,政治风险仍将继续释放。特朗普上任后美国内政外交政策的调整具有较大的不确定性。英国脱欧影响也将持续发酵,作为欧元区的三大核心国家,意大利、法国和德国的政治稳定将接连遭遇民粹主义势力的强劲挑战。2016年12月4日,意大利修宪公投被民众否决,意大利不确定性因素加大。2017年法国面临总统大选,极右翼政党国民阵线极有可能进入第二轮选举。当前荷兰当政的联合政府将受到民粹主义、移民问题和反欧盟浪潮的严峻考验,将在2017年3月15日举行大选。德国也将在2017年9月进行议会选举,从2016年地方选举结果看,德国两大传统政党日趋衰落,民粹主义政党德国选择党则高举反移民的纲领连战连捷,跃升为最大反对党。此外,其他一些国家存在出现类似2016年“黑天鹅”事件的可能,并且这种不确定性风险正在给世界经济复苏带来新的不稳定风险。
  
  全球治理和全球秩序重塑出现新亮点
  

  从近代历史来看,全球化已经经历了三波浪潮,建立和强化了发达国家主导的全球生产循环体系和全球治理体系。如今,世界迎来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市场和发展中国家推动建立世界经济新秩序和新格局的全球化4.0时代,一方面,全球的投资贸易、信息技术、人才、商流、物流、信息流、资本流、价值链、供应链、服务链、产业链正在重新组合、重新构建,在全球价值链和供应链体系下,在市场机制作用下,各种资源要素正在向着最有效率的地方进行产业转移和要素重组,广大发展中国家和中小企业有了平等参与全球化的新机遇。另一方面,推动宏观经济政策的协调,也是全球化4.0时代的典型特点,全球化进入了以中国为代表的新兴经济体全面发展并推动全球治理和全球秩序改革和完善的阶段,建立全球治理新体系、国际经济新秩序,已经成为了全球的共识。
  
  在全球治理体系重构过程中,新兴经济体正在发挥着积极的正面作用,其中,金砖国家在国际治理体系中作用明显加强,2016年9月在G20峰会上召开了金砖国家的会议,2016年10月,在印度果阿召开了金砖国家峰会,发布了《果阿宣言》,为全球发展再次发挥了积极的推动作用。事实上,与发展中国家群体性崛起同步,金砖机制经过10年发展已经日趋成熟,成为当今全球经济治理的重要平台之一。展望未来,我们认为,金砖国家中的中国、俄罗斯、印度,有可能形成一个新的中俄印的大三角战略关系,使新兴经济体作为整体在世界经济治理中发挥更大的作用。
  
  中国依然是世界经济增长的“稳定锚”
  

  金融危机爆发后,中国成为世界经济复苏的中坚力量,对世界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保持在25%以上,发挥了世界经济“稳定锚”的作用。正如习近平主席在世界经济论坛开幕式上演讲所说,“中国的发展是世界的机遇,中国是经济全球化的受益者,更是贡献者……预计未来5年,中国将进口8万亿美元的商品、吸收6000亿美元的外来投资,对外投资总额将达到7500亿美元,出境旅游将达到7亿人次。”
  
  2016年杭州G20峰会上,中国发展理念首次在全球经济治理的主要平台上转化为发展方案,为推动世界经济走上强劲、可持续、平衡、包容增长之路,为世界经济的未来发展指明了方向。2017年1月17日,国家主席习近平在瑞士达沃斯提出引领世界经济走出困境的四大模式,为世界经济发展提出了升级版“中国方案”,继续为世界经济增长注入新活力。此外,中国提出的“一带一路”倡议也得到了越来越多国家的积极响应,将引领全球走共商共建共享,共同发展,共同繁荣的合作共赢之路。

(光明网,中国国际经济交流中心,陈文玲)   
作者:陈文玲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