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需要受到管制的全球化
2017-03-29 17:12:20
世界需要受到管制的全球化(2017.03.29)

[摘要]全球化是世界经济发展的自然发展,有其内生规律,因此不可阻挡。但是,国家间以经济发展为追求的平衡,与国家内部民众间就业与收入相对差距扩大的矛盾仍在延续,其带来的对经济持续发展的威胁不可忽视。全球化带来的负能量,是各国需要正视并通过合作予以制约的。国际社会需要受到管制的全球化,而非失控的全球化。推动良性全球化,限制负面全球化,才是面对全球化的正确因应。

  (世经评论·北京)关于全球化的辩论正趋激烈。并非各国都是全球化之赢家,更非人人都可从全球化中得益。
  
  看看全球化在欧洲的发展,因为这一地区是全球化的地区发展最为发达之所在。伴随全球化,欧盟统一市场日益简化其对体系内人流、货流以及投资的限制,这剧烈冲击传统的国家治理,并产生复杂后果。一方面,这无疑降低了国际流动的运行成本,欧元诞生之后尤其如此。同时,由于内部边界的削弱,成员间劳动力流动变得容易,体系内部生产力要素的交换空前简易,这加剧了系统财富的产生。
  
  另一方面,欧盟各国发展水平不一。那些在冷战结束后加入欧盟的苏联与华约成员国家的发展水平,与“老欧洲”国家的平均发展水准尤其存在差距。欧盟东扩之所以具有动力,在于中东欧国家有意通过加入欧盟获得发展资源与西方认同,以及欧盟传统大国愿意提供发展资源来促进欧洲的一体化。全球化发展在欧洲突飞猛进,因此有着互利基础,从而在整体上呈现加速。
  
  然而,欧盟各地民众对全球化的个体感受未必与此一致。一旦西欧劳动力市场充斥着来自中东欧的移民,本地民众的反感就容易上升。加上来自中东北非的大量难民以及非法移民的急速涌入,加上欧洲大陆遭遇的此起彼伏的严重恐怖袭击,英国脱欧就成为了现实。如果对全球化的负能量不愿承认或不予理解,就不可能对症下药予以缓解,恐怕更多“黑天鹅”还将展翅飞翔。
  
  有人称中国是全球化的大赢家,但事实显得更为复杂。在短短的几十年里,伴随着中国劳动力与国际资本的快速结合,中国取得了脱贫致富的显著进步,并崛起为世界新兴大国。但不可否认,在现代化过程中,至少中国的环境生态受到了严重冲击。
  
  当前我国的空气质量比起数十年前出现严重恶化,地表水与地下水也受到污染,表层土壤不同程度受到重金属威胁,冰川显著退化。简言之,中国正面临再也不能忽视的生态危机。即使沙漠化与空气质量恶化可能在短期内得到局部改善,但地下水污染以及土壤的重金属化将是我国必须面对的长期挑战,这影响着中华民族未来的生存质量。全面修复环境,中国实在任重道远。
  
  而这一切,与全球化有关。全球化时代的中国劣势,即人多国穷,可以反过来变成竞争优势,因为这更容易带来招商引资的成功。自改革开放以来,中国对外来资本非常友善,一度给予外资以超国民待遇,而缺乏相应的环境准入立法或在立法后予以严格执行。而缺乏设定严格环保标准的全球化,极易带来生态与环境污染的全球流动。短期的经济腾飞与长期的生态与健康损益比较,孰轻孰重,有待历史评说。
  
  在此意义上,全球化的两面性亟须正视。全球化最大效率地创造了体系财富,但也快速产生了次区域间与个体间财富分配的公平性问题。同时,全球化还以前所未有的速度产生污染。如果减排不善,极易导致地区甚至全球生态危机,给国家与国际治理带来灾难。
  
  即便如此,全球化仍在扩展。由于各国发展的不平衡,资本必将继续跨国扩张。欠发达国家往往继续以低环保标准欢迎外资。因此,国家间以经济发展为追求的平衡,与国家内部民众间就业与收入相对差距扩大的矛盾,仍在延续。这就是“黑天鹅”产生的总根源。如果不予重视,“黑天鹅”还将再现。“黑天鹅”其实有迹可循,其带来的对经济持续发展的威胁不可忽视。
  
  对待全球化,既不宜过高评价,也不宜对其产生恐惧。全球化是世界经济发展的自然发展,有其内生规律,因此不可阻挡。然而,全球化带来的负能量,是各国需要正视并通过合作予以制约的。国际社会需要受到管制的全球化,而非失控的全球化。管制的手段,既有传统的,也有非传统的。传统的办法,就是主权、边界、签证、国家货币等工具,执行者便是军警等安全与执法部门。通过使用传统手段,多数主权国家力拒国际难民、恐怖分子、疾病传播、污染排放、各种走私等负能量于国门之外。
  
  对待全球化负能量的非传统对应,主要是通过超越国家治理的国际合作。鉴于气候负面变化、大规模杀伤性武器扩散等的跨国流动,各国必须首先从源头抓起,通过国家立法与国际规制,限制这些物质与材料的产生,并且经由国际共识,减少或阻止其非法流动。在这方面,各种形式的国际合作多少已经发生作用,譬如关于气候变化的《巴黎协定》,以及关于大规模杀伤性武器和运载工具以及相关两用品的各种出口管制。但是,如何严格履约,如何惩罚违约,各国仍然可以大有作为。
  
  网络传播正对全球化产生深刻影响。电磁空间不同于传统主权范畴,如何使用和管制信息流动,对国家安全、社会稳定、经济发展与文化交流作用甚大。在这方面,各国都在进行尝试。不予管理,完全可能造成负能量横行;过度管制,又会造成正常信息流动不畅,阻碍经济发展和科技创新。我国在此领域积极努力,根据中国特点实施技术和政策管制,为现阶段社会稳定做出了努力。最近,我国政府发布《网络空间国际合作战略》,就推动网络空间国际交流合作首次全面系统提出了中国主张,是对全球化正面发展的推动。
  
  推动良性全球化,限制负面全球化,才是面对全球化的正确因应。作为快速发展的大规模经济体,中国遇到的全球化机遇与挑战,几乎等量。正确应对,中国可为人类提供有益借鉴。

(第一财经,沈丁立)   
作者:沈丁立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