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美经贸冲突威胁短期下降 但不可过于乐观
2017-04-11 16:13:18
中美经贸冲突威胁短期下降 但不可过于乐观(2017.04.11)

[摘要]近日,在中美领导人举行的双边会晤上,中美在经贸层面上达成了“100天行动计划”。这是一项相当积极的成就,不仅使中美爆发经贸冲突的可能性在短期内下降,而且中美也可能寻求在这100天之内探寻加强合作的潜在领域。不过,值得注意的是,当前特朗普政府在对华经贸政策上比较克制是由于美国经济向好,如果未来美国经济增速回落,那么中美爆发经贸冲突的概率可能会再度上升。因此,我们不可过于乐观。

  (世经评论·北京)4月6日与7日,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美国佛罗里达州的海湖庄园举行双边会晤。一方面,这是两国领导人首次会面。另一方面,在美国总统换届不到3个月的时间,中美领导人就进行会面,这在历史上也是不同寻常的。
  
  从总体上来看,本次“习特会”取得的成果是非常积极的:首先,两位领导人建立了个人联系、增进了对彼此的直观了解;其次,两位领导人对两国各自的战略底线应该有一个交底或对标,减轻了发生重大双边摩擦的可能性;再次,双方在过去的中美战略经济对话的基础上,建立了全面经济对话、外交安全对话、执法及网络安全对话以及社会和人文对话四个高级别对话合作机制;第四,双方也表达了在经贸、军队、人文等领域加强合作与交流的良好意愿;第五,双方领导人也应该在当前的一些敏感的地缘政治问题,例如朝核问题与叙利亚问题上进行了坦诚交流。
  
  具体在经贸层面,中美达成了一个“100天行动计划”,旨在解决两国存在的经贸分歧。根据美国商务部长罗斯的说法,这将是一个“加速度”计划,沿途设有“成绩评估站”。这也是一项相当积极的成就,至少是把中美潜在经贸冲突爆发的时间往后推迟了三个多月。此外,中美也可能寻求在这100天之内探寻加强合作的潜在领域。
  
  在笔者看来,中美之间在如下领域存在拓展经贸合作的空间:第一,特朗普政府提出了通过重振美国制造业来解决蓝领工人就业问题,而中国企业目前在海外直接投资方面具有较强的动机。如果双方能够加快签订双边BIT以保障对方企业的权益,那么来自中国企业的直接投资能够促进美国的制造业振兴与蓝领工人就业;第二,特朗普政府提出了10年1万亿美元的基建计划,但目前财政资金捉襟见肘,而中国政府无论是在筹集资金方面以及基础设施建设的经验方面都具有特定优势,双方可以在美国的基础设施投资方面开展合作,例如创建中美基础设施投资基金等;第三,如果特朗普政府能够放松美国高科技产品出口中国的限制,而中国政府能够进一步对美国开放服务贸易,那么中美贸易逆差有望显著缩小。
  
  100天行动计划的另一个积极含义,是中美爆发经贸冲突的可能性在短期内下降了。至少在未来三个多月时间内,美国将中国列为汇率操纵国、并且对中国出口征收惩罚性关税的概率,在本次习特会后已经显著下降了。
  
  不过,我们也不能对此过于乐观。这是因为,当前特朗普政府在对华经贸政策上比较克制,原因是美国经济表现不错。尤其是近期美国失业率降至4.5%的低水平,核心通胀率接近2%。如果美国经济增长状况尚可,特朗普政府就会把注意力放到其他层面。反之,如果未来美国经济增速显著下滑,那么特朗普政府就可能重新在中美经贸问题上做文章。
  
  尽管美国经济中期复苏的势头是难以扭转的,但2017年美国经济增长也并非一片坦途。第一,正如笔者在此前多份报告中强调的,今年美国股市具有显著调整的风险,考虑到目前美国经济增长主要依靠消费驱动,一旦美国股市显著下调,那么美国经济的短期增速就可能明显下滑;第二,从目前的进展来看,2017年特朗普政府财政扩张的力度可能弱于预期,但目前美联储加息与缩表的表态却依然强硬。如果财政政策最终力度不够、而货币政策收紧又比较猛烈的话,这种宏观经济政策的错配也可能导致美国经济增速回落。
  
  目前特朗普政府在推进国内各种政策时已经屡遭挫折(例如移民法案与医改法案等),如果未来经济增速再回落的话,特朗普政府将会非常被动。在这种情形下,通过把国内困局归咎于外部的替罪羊,就是特朗普政府很可能采取的策略。因此,如果未来美国经济增速回落,那么中美爆发经贸冲突的概率可能会再度上升。
  
  当然,指责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低估是非常不明智的。谁都知道,过去三年内中国外汇储备存量下降了1万亿美元,这恰好是中国央行干预外汇市场以防止人民币汇率大幅贬值的明证。但目前美国政府似乎在改变策略,从指责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低估,转为指责人民币汇率失调(Misalignment)。对中国政府而言,汇率失调要比汇率低估更难反驳。例如,特朗普政府可能指责中国政府通过各种手段对国有企业进行了补贴、或者对出口行业进行了补贴,最终造成了对汇率的扭曲,从而获得了不公平的竞争优势。
  
  尽管中美爆发全面贸易战的概率很低,但在国内政治压力驱动下,特朗普政府可能选择如下两种策略来开启贸易战:第一,选择几个中国对美国贸易顺差较大的行业,征收较高的惩罚性关税,例如机电、家具、服装等;第二,针对中国对美国所有出口产品,加征比较温和的关税,这一思路类似于特朗普政府提出的边境调节税。
  
  总之,本次习特会取得的成果是非常积极的。在经贸领域,这可能拓展中美的潜在合作,也降低了短期内中美爆发双边经贸冲突的概率。但是,我们不能过于乐观。毕竟,特朗普迄今为止的表现,是相当不稳定的。

(新浪博客,中国社科院世经政所,张明)   
作者:张明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