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一季度GDP增速出炉 呈现出西高东低格局
2015-04-30 16:19:51

目前,全国各省(市、自治区)都已公布今年一季度地方生产总值(GDP)数据。

中西部省份经济增速领先

总体来看,中西部省份的增速依旧比较高。中部地区中,安徽、江西、湖北经济增速均在8.5%以上,超过全国平均水平,河南也达到了全国平均水平。西部地区中,重庆与贵州的增速达到两位数。备受关注的东北三省一季度经济增速依然未见起色,黑龙江、吉林和辽宁的GDP增速分别为4.8%、5.8%和1.9%,三省GDP增速都远低于全国平均水平,经济发展面对的挑战尤为突出。在2014年年度GDP增速的倒数五位中,东北三省皆“榜上有名”,黑龙江、辽宁和吉林分别位列倒数第二、第三和第四。受外贸疲软影响,广东一季度GDP增速回落至7.2%,浙江则降至7.0%,未达到浙江省政府提出的8%的增长目标。专家表示,GDP增长呈现西高东低格局是经济结构调整时期的必然结果。由于中西部省份GDP基数小,从而保持较快增速相对比较容易,尤其在国内产业正进行梯度转移、宏观政策给中西部地区一系列利好的情况下,内陆省份将迎来更多机会,可能会继续保持向上趋势。分析人士认为,在全国经济下行压力不小的情况下,重庆仍能保持两位数增长,主要得益于工业的稳定和对外贸易的高速增长。重庆一季度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10.8%,比全国高出4.4个百分点,增速位居全国第二;一季度实现进出口总值1404.6亿元,同比增长6.6%。新疆维吾尔自治区统计局局长王忠山表示,新疆GDP增速较高的含金量主要体现在经济增长质量上,新型工业化的深入促进了优势资源的转化,私营及合资资本的不断引进也使得煤炭、电力、装备制造等非石油工业不断增长,这是新疆GDP涨幅能超过10%的重要原因。浙江省统计局副局长王杰表示,尽管东部沿海增速放缓,但结构调整取得的调控成果不容质疑。7%的增速是浙江主动调控的结果。规模以上工业企业中,高新技术产业、装备制造业、战略性新兴产业的增速都有较快增长。国家信息中心经济预测部宏观研究室主任牛犁表示,随着东部经济结构的调整,GDP速度肯定不会像过去那样高,但是质量是会明显提升的,服务业占比会逐渐加重。而西部大开发、中西部调整等一系列国家的宏观调控手段,使得西部的增速看上去明显快于东部,这是正常现象。东部的经济增速随着转型的深入逐渐放慢,在未来几年的大格局里基本会保持这样的情况。万博经济研究院院长滕泰也认为,中西部地区经济增长高于沿海地区本身也合理,沿海地区经济发展到了成熟阶段,增速适当降低正常,而西部的发展阶段是滞后的,其后发潜力比较大。人大重阳研究院宏观研究部主任贾晋京认为,中部各省的制造业能力某种程度上已经取代了前些年的东部沿海地区,成为新的增长极,而之后一个阶段,中西部地区将继续发挥其优势,成为国内增速最快的地区之一。

能源大省经济增长疲软

多个能源型和资源型大省面临经济增长疲软的现状,如山西、新疆、陕西、黑龙江等。山西省在今年开局延续了去年的下行趋势,一季度GDP增速仅为2.5%,同比下降3个百分点。新疆经济增速为6.9%,同比下跌3.3个百分点,而在去年和2013年同期,这一数据均保持在两位数以上。此外,陕西也同比下降了2.6个百分点,增速为6.9%。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认为,山西经济增速大幅下跌首先是产业结构过于单一。此外,房产和基础设施上的投资减少,经济增速放缓。山西经济难以在短时间内提速,可能将长时间面对增长乏力的问题。陕西省统计局认为,由于石油价格持续走低,石油生产遭受“价量齐跌”双重打击,对陕西省经济影响较大。对外经济贸易大学教授李长安认为,国际大宗商品价格下跌,对于资源集中的省份影响特别大。因此,必须要转换经济发展方式,不能过度依赖某一产业,特别是受国际市场影响较大的产业。产业多元化、摆脱对资源的依赖性以及传统产业的升级换代,才是未来的方向。吉林大学东北亚研究院教授衣保中分析,东南沿海省份大多是以轻工制造业为主,这些产业与老百姓的日常需求紧密相关,因此受宏观经济的冲击比较小。与东南沿海相比,东北等能源省份受宏观经济下行的影响更大。业内人士认为,包括山西在内的众多省份已就产业转型、结构调整谈论多年,经济下滑开始倒逼这些地方真正开始转型。但是,今年煤炭、矿产等产业难有明显好转,资源大省转型难度大,而且很多省经济转型依旧停留在概念上,对于新增长点的选择并没有很清晰的思路,要警惕一哄而上、同质化发展,防止转型再成空口号。国家发改委能源研究所所长助理高世宪表示,转型核心的问题是能源与非能源产业的结构如何调整,以及能源产业内部如何进行系统性规划。

经济下行压力仍大需政策提振

多数省份的一季度经济增速同比出现下降,河北、宁夏的增速同比有所增长,广东省增速同比持平。分析人士表示,就未来而言,随着产业转型的深入和调整步伐的加快,尽管增速可能会放缓,但质量会更加提升。温彬指出,2011年以来,每年一季度的经济增速不管是同比还是环比都是放缓的,通常在第二季度,投资会加速回升,经济发展“企稳”。李长安也表示,由于全国两会在三月份召开,投资一般从第二季度起铺开。加之受到季节性影响,一季度的经济数据不能代表全年的走势。《中国投资咨询网》分析,在今年以来经济下行压力加大的情况下,各地经济增速大多有所下滑,一个重要原因是投资不振,主要源于两点,一是房地产开发投资增速下降,二是政府投资减速。发改委4月24日就当前宏观经济形势与政策召开新闻发布会表示,一季度数据显示出投资增长的下行压力持续加大,一季度全国固定资产投资增长13.5%,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1个百分点,自去年6月份以来连续8个月下降。发改委将加快推进重大工程建设,根据实际情况,不断充实完善和动态调整重大工程包,把一些符合方向、具备条件的重大项目及时补充进来。发改委投资司副司长罗国三透露,近期可能会推出新的一批重大工程包。瑞银首席经济学家汪涛认为,央行4月19日再度降准100个基点被市场视为迄今为止最重要的宽松政策之一,但降准的首要目标是对冲外汇占款收缩、保证基础货币适度增长。更值得关注的是决策层决定为政策性银行注资并提供流动性支持、以扩大其信贷投放规模,这才是近期最重要的刺激措施。李克强总理4月17日在国家开发银行的考察及近期的政策动向初步揭开了政策组合中的重要一环:为稳增长,决策层希望通过政策性银行放贷支持基建投资、增加公共品的供给,而央行将为政策性银行提供流动性、甚至直接注资。决策层可以增加对政策性银行的流动性支持、甚至直接注资,进而鼓励其对棚改、水利、铁路及其他基建领域提供信贷支持。

作者:中经分析小组

执笔:刘晓翀

[41]

来源:中经网竞争情报中心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