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亚洲新兴市场出口低迷,美国需求独木难支
2014-07-29 15:52:25
摩根大通:亚洲新兴市场出口低迷,美国需求独木难支(2014.07.29)

  提要:2011年上半年以来,亚洲新兴市场名义出口量总体上停滞不前。近期,该地区出口长期以来的需求发动机美、欧、日的经济走势好转,美国尤为突出,而亚洲新兴市场出口却依然低迷,令人困惑。就5月份中国和印度之外亚洲新兴市场出口的3月移动平均值而言,出口总量环比折年率增长-8.2%,其中美欧日需求的贡献度为2.3个百分点,世界其他经济体贡献度为-10.5个百分点。可见,在美欧日需求稳中有升之时,世界其他经济体需求却大幅走弱,从而拖累了亚洲新兴市场出口。就主要市场对5月份出口增速的贡献度而言,美国为1.7个百分点,欧盟0.8个百分点,日本-0.2个百分点,中国-4.9个百分点,中国之外亚洲新兴市场-1.8个百分点,亚洲之外新兴市场-3.0个百分点。

  (外脑精华·北京)亚洲新兴市场出口走势低迷

  近期,G-3(美国、欧盟和日本)经济走势向好,美国尤为突出,而亚洲新兴市场出口却低迷不振,二者的矛盾走势令人困惑:5月份,中国和印度之外亚洲新兴市场出口的3月移动平均值环比(折年率)下降8.2%,而美国自该地区进口的3月移动平均值环比(折年率)猛增20%。与美国进口的强劲走势相应的是,5月份美国高技术产品订单的3月移动平均值猛增25.5%。

  亚洲新兴市场出口疲软的原因看起来在于,在G-3需求稳中有升的同时,发达市场核心地区之外的需求正在走弱。

  亚洲新兴市场对拉美和中国的出口尤为疲软。另一方面,亚洲新兴市场对中国之外亚洲新兴市场出口(即亚洲新兴市场的区域内出口)的疲软走势看似与2013年上半年以来东盟资本支出的低迷走势有关。虽然这种解释很巧妙,但应该指出,由于供应链的影响,因而亚洲新兴市场区域内出口与G-3需求高度相关。不过,亚洲之外新兴市场需求的惊人低迷态势表明,除了G-3经济走势外,可能还有其他因素在发挥作用。

  如果G-3需求与新兴市场出口的经验相关关系依然成立,那么我们预计,随着G-3经济复苏开始带动新兴市场,2014年2、3季度亚洲新兴市场出口将实现基础更广泛的复苏。否则,就意味着新兴市场的需求下滑超出了预期。



表1:中印之外亚洲新兴市场出口的区域市场结构和增长率贡献度(单位:%)
  区域市场份额 区域市场的增长率贡献度
13年1季度 13年2季度 13年3季度 13年4季度 14年1季度 14年5月
总量(1+2) 100.0 2.5 -9.7 1.0 16.4 -2.3 -8.2
1. G-3 28.8 -0.2 -1.9 0.5 3.9 1.7 2.3
美国 11.2 1.5 -0.5 0.2 1.1 0.6 1.7
欧盟 11.0 -1.2 0.5 0.3 1.7 1.1 0.8
日本 6.6 -0.5 -1.9 0.0 1.0 0.1 -0.2
2. 非G-3 71.2 2.7 -7.8 0.5 12.5 -4.0 -10.5
中国 21.2 1.1 -1.2 1.6 4.6 -3.2 -4.9
中国之外亚洲新兴市场 32.7 -1.7 -3.2 -1.2 2.8 2.4 -1.8
拉美和欧非中东 10.4 2.7 -3.8 -0.9 4.2 -2.3 -3.0
其他经济体 6.9 0.6 0.5 1.0 0.9 -1.0 -0.9
数据来源:各国公布数据
说明:
1、出口额按美元价格计算。
2、份额的计算:据截至2014年5月的一年期贸易额计算。
3、增长率贡献度的计算:季度数据(前5列)或月度数据3月移动平均值(第6列)的环比折年率增速对总体增速的贡献度

  美欧需求的支持不足以抵消其他地区需求疲软的拖累

  自2011年上半年以来,亚洲新兴市场名义出口总量大体处于停滞状态。然而,在2013年上半年,G-3需求是亚洲新兴市场出口低迷的主要原因;而今则不同,如表1所示,5月份中印之外亚洲新兴市场出口环比下降8.2%,G-3需求对总体增长率的贡献度为2.3个百分点,而非G-3需求则将总体增长率拉低10.5个百分点。

  G-3之中,美国的贡献度遥遥领先,高达1.7个百分点。令人略感意外的是,美国经济减速并未对亚洲新兴市场出口产生明显影响;事实上,2013年3季度以来美国需求对亚洲新兴市场出口增长的贡献度均为正值。

  欧盟需求虽然不算强劲,但对亚洲新兴市场出口增长的贡献度也有0.8个百分点。日本需求在2013年下半年的强劲增长过后,2014年上半年的走势似乎出现了逆转,主要原因在于增值税的上调。

  美国和欧盟合计,直接占有亚洲新兴市场出口总量的22%,又通过该地区供应链间接占有20-30%的市场份额,因而其经济复苏支持了该地区2季度的出口增长。然而,其他地区的需求疲软抵消了美欧的影响而有余。

  新兴市场需求尤为疲软,中国、亚洲和非亚洲三大市场走势各异

  相比发达市场,新兴市场的需求尤为疲软。新兴市场共占中印之外亚洲新兴市场出口的64%(其中54%为亚洲新兴市场的区域内贸易,10%为非亚洲新兴市场的进口)。2季度新兴市场需求下滑:5月份中国需求的3月移动平均值环比折年率下降19%,非亚洲新兴市场需求下降25%,而中国之外亚洲新兴市场需求仅下降5.2%。

  对华出口下滑的主要原因是东盟出口暴跌。亚洲新兴市场对华出口下滑的主要原因在于东盟出口的暴跌:5月份东盟对华出口的3月移动平均值环比折年率下降48.3%,创2008年4季度以来最大跌幅。相比之下,韩国和中国台湾的对华出口分别下降10.9%和10.8%,未超出以往的周期波动范围。东盟出口与中国最终需求关联度较高,因而其出口暴跌值得关注。

  亚洲新兴市场区域内出口出现强劲增长之后的回落。亚洲新兴市场对中国之外亚洲新兴市场的出口虽然走弱,但这属于2013年下半年强劲增长后的回落。鉴于2014年3季度将有高技术类新产品推出,随着供应链运转提速,3季度之初亚洲区域内出口增速将加快。

  对非亚洲新兴市场出口有可能迎来下滑之后的拐点。2014年上半年,亚洲新兴市场对非亚洲新兴市场的出口大幅下滑,5月份出口的3月移动平均值环比折年率大跌25%。这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是2013年下半年强劲增长后的回落;2014年2季度末和3季度走势是否会出现拐点,目前还有待观察。

  我们预计下半年会出现这样的拐点。如果这项预测成为现实,那么今年的走势将与去年类似:年中暂时减速之后,下半年出现高涨。

  英文原文


来源:摩根大通,2014.7.18,作者:Sin Beng Ong
作者:Sin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