摩根大通:亚洲新兴市场外国银行贷款来源与流向的新格局
2014-09-04 15:34:43
摩根大通:亚洲新兴市场外国银行贷款来源与流向的新格局(2014.09.04)

  提要:亚洲新兴市场的外国银行贷款在2008-09年全球金融危机时期大幅下跌,而后稳步回升,走势明显优于新兴市场另外两大地区。金融危机以来,欧元区、英国和美国在亚太新兴市场外国银行贷款中的占比大幅下降,日本份额略有上升,其他地区银行的份额则急剧上升至接近一半。2008年末以来,亚洲新兴市场大部分新增跨国银行贷款都流向中国,而大部分贷款又可以追溯到中国香港和新加坡这两个经济体。这种局面增大了可能发生的中国经济减速对外部、尤其是对港、新两经济体的潜在影响。

  (外脑精华·北京)亚洲新兴市场的外国银行贷款在2008-09年金融危机时期大幅下跌,而后出现反弹。到2013年底,该地区外国银行贷款余额比2008年末的谷底翻了一番有余。

  目前,外国银行贷款在亚洲新兴市场GDP中的占比正在接近危机前水平,从而推动了该地区一部分经济体的国内信贷急剧加速增长。

  然而,不同来源贷款的复苏步伐并不一致。亚洲金融危机过后,欧元区、英国和美国是亚洲新兴市场外国贷款的主要来源地,但全球金融危机过后,在亚洲新兴市场外国银行贷款的总量继续增长之际,欧、英、美三地区银行的份额已降至接近20年来的最低点。其他地区的银行的份额则急剧上升,到2013年4季度已接近一半。

  就近几年亚洲新兴市场外国信贷的来源与去向而言,据我们估算,2008年末以来的大部分新增跨国银行贷款都可以追溯到仅仅两个经济体,即中国香港和新加坡,而大部分贷款又流向仅仅一个经济体,即中国。



表1:2013年4季度亚洲新兴市场外国银行贷款存量
  各来源份额(%) 对亚太新兴经济体GDP的比率(%) 绝对量(亿美元)
  美英欧 日本 其他 美英欧 日本 其他 美英欧 日本 其他
中国 40 9 51 5 1 6 4450 990 5570
中国香港 70 11 20 195 30 560 5360 820 1520
印度 62 8 30 11 1 5 1890 260 920
印尼 48 24 29 7 4 4 630 310 380
韩国 68 16 16 16 4 4 2100 500 490
马来西亚 48 9 43 27 5 24 850 160 750
菲律宾 71 18 11 11 3 2 310 80 50
新加坡 71 14 15 112 22 24 3320 650 710
中国台湾 70 12 18 29 5 8 1440 250 380
泰国 21 57 22 8 21 8 300 800 300
数据来源:国际清算银行,摩根大通

  金融危机以来亚洲外国银行贷款在新兴市场中一枝独秀

  2008-09年金融危机以来信贷增速回升的一个突出特征是,亚洲新兴市场的外国银行贷款比新兴市场其他地区的走势更坚挺,近几个季度尤其如此。自金融危机爆发到2013年底,亚洲新兴市场的外国银行贷款余额稳步增长,拉美的外国银行贷款增速则慢得多,欧非中东地区(EMEA)的外国银行贷款甚至有所下降。

  亚洲新兴市场外国银行贷款来源大转变--美、英、欧份额大幅下降

  在亚洲新兴市场外国贷款持续增长的同时,英国和美国银行所占份额迅速下降;欧元区银行甚至贷款绝对量也有所下降,份额更是由2007年初超过30%的危机前顶点降至2013年末的15%左右。

  自金融危机爆发以来,来自美国、英国和日本的贷款大体与亚洲新兴市场GDP同步增长,来自欧元区的贷款走势滞后于亚太新兴市场GDP,而来自“其他地区”(美国、英国、欧元区和日本之外的地区)银行的贷款与亚洲新兴市场GDP的比率则上升了3个百分点。

  新增外国贷款主动力--对中国贷款

  具体说来,“其他地区”外国银行对中国贷款的增长是全球金融危机以来亚洲新兴市场外国银行贷款增长的主要动力。具体说来,“其他地区”目前已占中国外国银行贷款总量的一半以上(见表1)。这些对华贷款看来以短期贸易融资为主:一年期以内贷款在外国银行对华贷款总量中的占比已由2008年4季度的仅仅58%增至2013年4季度的接近80%。

  新增对中国贷款主要来源--中国香港和新加坡

  一个关键问题在于,外国银行对中国贷款的增长究竟在多大程度上来自中国香港和新加坡银行。我们用国际清算银行(BIS)的数据估算得出,2008年4季度以来,“其他地区”银行在中国的贷款总量增长了5倍多,而这些贷款大部分来自中国香港:香港金管局的数据显示香港银行占比为80%左右。我们认为,剩余20%(1300亿美元左右)的“其他地区”银行贷款中,很大一部分来自新加坡银行。近年来新加坡银行业的对外贷款迅速扩张。新加坡金管局的数据显示,2013年4季度新加坡银行对东亚地区(指大中华地区、日本、韩国和新加坡之外东盟地区)的贷款存量达到1330亿美元,而其增长恰恰与中国的外国贷款增长同步。

  中国香港和新加坡银行业对中国的风险敞口(已达二者贷款总量的相当份额)意味着,随着全球利率水平趋于上升,如果偿债能力下降,它们的银行业就有可能遭受冲击。这种情况下,这两个城市经济体的银行业看来已采取了比中国大陆同行更严格的风险管理程序。例如,新加坡银行业的对华贷款主要提供给中国国有部门,因而享有隐性政府担保。然而,即使不良贷款率出现幅度不大的上升,也可能导致香港和新加坡银行业对外贷款质量的恶化。换言之,对华贷款的大幅增长增大了这两个城市经济体对可能出现的中国经济减速的风险敞口。这种风险可能会导致二者将来经历国内信贷和流动性紧缩。

  英文原文


来源:摩根大通,2014.8.15,作者:Benjamin Shatil
作者:Benjamin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