国务院连出10招缓解融资难 再释放金改提速信号
2014-11-20 10:06:33

高层昨日连出10招缓解企业融资难,再度释放金融改革提速的信号。

11月19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增加存贷比指标弹性,抓紧出台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方案,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等10条办法,旨在缓解融资成本高的问题。

交通银行首席经济学家连平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企业融资难融资贵是因为传导机制不畅,“货币市场的水首先流入金融机构,其次才由金融机构向实体经济流动。体制瓶颈的梗阻导致了资金流动不畅,所以小微企业贷款难。”

而对于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有望加速推进的预期,有券商分析人士对本报表示:“目前总体目标就是降低融资成本,一个前提就是要降低直接融资门槛。”他认为,在退市新政生效之后,注册制改革方案的推出已经比较成熟。

利率市场化绊脚石松动

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增加存贷比指标弹性,改进合意贷款管理,完善小微企业不良贷款核销税前列支等政策,增强金融机构扩大小微、“三农”等贷款的能力。

合意贷款的说法此前已经引发了市场关注。“这是一个前奏,和存贷比的取消是结合起来的。”连平称,合意贷款总量流向和机构的管理问题将是未来的重头戏。因为要推行合意贷款,所以银行明年或取消存贷比。

然而,两者之间也是相互作用的。中国银行业在存贷比取消后,会不会拼命放贷款?这是一个问题,所以需要用合意贷款来对银行放贷行为进行约束。央行将会使用相应工具来对贷款进行调控,也就包括合意贷款。

“比如银行通过该年M2目标情况,根据宏观经济形势,结合自身具体情况来确定一个贷款增长的计划,上报央行,央行来衡量是否可接受。”连平称,“如果央行觉得不可以接受,那么央行会通过差别存款准备金率进行调整,提高该银行的存款准备金使得其资金量减少。”

此外,在外汇占款增速越来越慢的趋势下,通过央行获得融资将是非常重要的渠道。银行需要资金时,央行还可以通过再贷款给予资金支持,从而通过调整再贷款的利率来使得银行服从合意贷款目标。

另一方面,存贷比放松也是利率市场化的必然之举。值得注意的是,昨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再次提到了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

央行行长周小川曾提到,利率市场化在两年内可以实现,并表示“感觉中国的最高层领导对改革有紧迫感,只争朝夕,所以我依然按此准备”。

摩根士丹利华鑫证券高级经济学家章俊对本报称,小微企业贷款利率高恰恰是市场化的行为。反过来,利率市场化推进难度大,主要原因是地方政府和国有企业。这是所谓的“预算软约束”,因为它们对利率不敏感。

“目前这两个方面推进已有突破,包括政府推出的43号文,城投债不能发了;国企推进混合所有制。”章俊说。

今年国庆前夕,国务院发布《关于加强地方政府性债务管理的意见》(即43号文),随后财政部向地方财政部门和部分城投公司下发了“处置办法”,对存量债务的甄别、处理方法做了具体规定,对城投债进行限制。

章俊称,利率市场化涉及到三个核心改革目标。国内改革最重要的三方面已有体现:财税改革、金融改革、国企改革;财税、国企改革两个主体恰恰是利率市场化改革的阻碍,而金融改革的核心就是利率市场化。

在加快利率市场化改革方面,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建立市场利率定价自律机制,引导金融机构合理调整“虚高”的贷款利率。

那么市场上的利率是否“虚高”?中信银行杭州分行小企业金融部总经理俞伟成对本报称,小微企业贷款和上市公司贷款比,风险的确较大,所以融资成本的确较高。

“央行的宽松政策使得整个金融体系的利率实际已下降了,这是立竿见影的。但实体经济的利率的确维持在高位,但我不认为是‘虚高’,”章俊对本报称,“这恰恰是银行对风险溢价的市场化反应。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中小企业风险不断累积,恰恰是银行对风险定价的自我控制,在风险上行的情况下,才造成对中小企业的贷款利率降不下来,这是银行市场化风险定价的结果。”

连平也对本报称,如果要说“虚高”,其实小微企业贷款利率比银行一般贷款利率高得多。小微企业贷款首先是获得性难,因为获得难所以贵。如果获得容易,利率就高不上去,这是融资结构问题。

连平表示,真正愿意给小微企业融资的机构比较有限。虽然现在央行和银监会一直鼓励金融机构给小微企业贷款,保持贷款增速,现在来看,增速是保持的,但不一定能够完全满足其融资需求。

从目前来看,小微企业多为民营企业,这就需要有一批小型民营银行,为小型企业服务。所以国务院常务会议也提到,加快发展民营银行等中小金融机构,支持银行通过社区、小微支行和手机银行等提供多层次金融服务,鼓励互联网金融等更好向小微、“三农”提供规范服务。

新股发行注册制改革临近

昨日的国务院常务会议还明确提出,抓紧出台股票发行注册制改革方案,取消股票发行的持续盈利条件,降低小微和创新型企业上市门槛。

方正证券首席策略分析师郭艳红对《第一财经日报》表示,从国务院常务会议的表述看,注册制改革方案应该已经完成,而且推行进度会加快。

“市场本来预期今年年底出注册制改革意见,明年末试点,但最近由于新股发行进度明显不达目标,仍然有大量的公司在排队等候。”郭艳红表示,当前情况发生变化,预计注册制改革推行进度会加快,目前排队待上市的公司可能会有部分采取注册制的方式上市。

注册制改革是目前中国证监会正在推动的一项资本市场领域的重要举措。去年底,随着新股发行体制改革的启动,IPO开始了向注册制过渡的阶段。由于注册制改革需配合《证券法》修改,证监会曾表示预期将在今年年底推出注册制改革草案。

证监会副主席姚刚在10月30日出席第三届金融街论坛时称,要抓住当前制约市场功能发挥的突出问题,全面深化市场各领域、各环节的改革,积极稳妥推进股票发行注册制。

随着年底临近,市场对注册制改革草案推出的期待也越来越热切。特别是对于国务院层面“抓紧出台”草案的表态,业内人士解读为改革步伐将加快的信号。

在郭艳红看来,中国证券市场上,哪些公司可以发股票、哪些公司可以再融资,都需要审批。这在前些年需要“集中力量办大事”的发展时期是无可非议的,但是随着小微企业大量涌现,这种机制必须发生变化,而注册制恰恰是将选择权重新交给无数的投资者。

“不瞒大家,作为一个监管部门,面对这个问题,这对我们来说也是一个现实的挑战和一个非常严峻的课题。”证监会副主席庄心一昨日表示,证监会正在集思广益,研究推进注册制改革,希望能够推动投融资进一步平衡。

在庄心一看来,当前之所以有一批企业在准备上市或正在上市,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中国资本市场的投融资匹配还有失衡之处,对接不够完善。一边是许多公司要上市,另一边,则是许多资金、许多投资主体感觉投资渠道不够丰富,投资产品、工具还不够丰富,投资组合的空间也不够大。

目前在中国金融体系中直接金融占比过低,资本形成效率和质量难以适应经济结构优化调整的需要。庄心一表示,加快健全多层次资本市场体系、显著提高直接金融比重的任务显得更为重要和紧迫。

前述券商分析人士则认为,随着退市机制的明确,注册制改革草案推出时机已经比较成熟。

今年下半年,证监会完成了退市规则的修订,新的《关于改革完善并严格实施上市公司退市制度的若干意见》也已于11月16日起正式实施。在不少业内人士看来,退市新政的实施,正是注册制改革的前奏。

平安证券研报认为,强制退市制度的完善,有助于降低和消除垃圾股票“壳资源”的价值,从而防止市场对垃圾股票壳资源的恶意炒作,防止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的现象。市场有进有出,从而形成良性循环。

但是,如果“牛市”不来,注册制能不能推呢?该券商分析人士表示,目前市场相对低迷,但是注册制改革依然要推进,只不过进程可能有所拉长。

[4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