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MF:中国金融机构高度依赖批发性融资
2017-04-20 10:05:14

[之所以去杠杆造成了如此大的市场波动,IMF认为这是因为“很多金融机构 高度依赖批发性融资,同时资产和负债之间存在严重的期限错配问题”。IMF建议 ,中国必须要在保持高增速和去杠杆这两个任务中做出权衡]

去年四季度,中国央行开启了金融去杠杆进程。开弓没有回头箭,公开市场利率 持续攀升、债市阶段性震荡都是过程中难以避免的现象。

“去杠杆过程中的动荡也预示着,中国金融系统越来越复杂,交叉性传染的风险 上升,且透明度不足。”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在北京时间4月19日20: 30发布的《金融稳定报告》(GFSR)中表示。

在此次报告中,IMF特别表示,中国的银行资产总额已经是GDP规模的三倍 ,信贷扩张速度仍然较快,其中扩张最快的要数城商行、股份制银行以及其他地方性 小银行。其他非银机构也加速扩张,同时通过短期批发性融资来增加杠杆,提升了对 手方风险,且资产和负债端存在严重的期限错配问题。此外,IMF也建议,中国必 须要在保持高增速和去杠杆这两个任务中做出权衡。

IMF首席经济学家在接受第一财经记者专访时表示,建议中国央行调高政策利 率,其认为这可以对信贷市场释放一个信号,同时有助于抑制影子银行的扩张。

中国金融系统复杂性上升

对于中国而言,由于金融去杠杆导致的债市震荡成了近半年来的焦点,这一链条 波及了银行业和几乎所有的非银机构。

2016年下半年,央行持续在公开市场进行收短放长的操作,此后更是提升了 中期借贷便利(MLF)的中标利率,这在一定程度上提升了机构加杠杆的成本,同 时也导致债券收益率飙升,债券投资机构承受损失,也加剧了债券抛售潮。

之所以去杠杆造成了如此大的市场波动,IMF认为这是因为“很多金融机构高 度依赖批发性融资,同时资产和负债之间存在严重的期限错配问题”。

所谓的批发性融资就是指金融机构之间的资金融通,最常见的银行间资金融通是 同业拆借,同业存款、同业存放、质押式回购、大额可转让存单(CD)等,都属于 批发性融资的范围内。

“中国回购市场的监管较松,且融资期限很短,这一性质就意味着借方需要不断 地进行债务展期,几乎是每天展期,而其资产端配置的产品则通常久期较长。这种期 限错配导致借方对于突如其来的流动性收紧措手不及,这也就是去年12月的情况。 ”IMF在报告中提及。

其实,中国监管层已经盯上了这一风险。前几年,由于利率处于低位,商业银行 开始做大同业负债、扩张同业资产,尤其是中小银行过于依赖同业渠道来实现扩张规 模、利润增长。近期,同业存单就是近期中国监管层的主要关注点之一。同业负债在 银行总负债中的占比不得超过33%,而同业存单并不构成同业负债,尚不受监管。 正是因为这一“监管套利”机会的存在,过去几年,中小银行通过发同业存单借钱来 买同业理财,资金转到表外后再对接委外机构(券商和基金),委外再加杠杆。金融 脆弱性就在这样的过程中持续累积了差不多两年时间。去年年末,银行理财冲规模、 保规模的压力尤其大,加之债市动荡,银行理财年末收益大部分出现倒挂。

“中国监管层近期推出了一系列措施,旨在堵住监管套利的漏洞,抑制杠杆,增 加非银金融机构和理财产品的透明度。”IMF认为,监管层应该对银行风险引起重 视,尤其是资产规模不断扩张的小型非上市地方性银行,抑制其对于批发性融资的过 度依赖。

应抑制信贷扩张过快

在今年的《世界经济展望》和《金融稳定报告》中,IMF都高度关注中国的快 速信用扩张。

IMF引用了国际清算银行(BIS)此前的一份报告。BIS去年曾表示,中 国“私人非金融部门信贷/GDP缺口指标”读数在2016年一季度升至30.1 %,是从1995年追踪中国相关数据以来的最高值。所谓的缺口就是信贷与GDP 比例与其长期回溯趋势的偏离度。这一数据超过了BIS覆盖的其他41个国家以及 欧元区读数,并且明显超过了东南亚在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爆发之前的高读数, 也高于2008年雷曼倒下之前美国的读数。

2017年3月末,中国广义货币(M2)同比增长10.6%,增速回落0. 5个百分点;人民币贷款1.02万亿元,同比增长12.4%,增速比上月低0. 3个百分点;社会融资规模2.02万亿元。可见,表内信贷低速增长,表外贷款增 量仍然较高。

根据IMF在2015年发布的一份报告,其估计,在2008年危机前,我国 1元钱的新增贷款能创造1元钱的GDP;而2008年之后,这一所谓“信贷密集 度”显著上升,近期达到了3元以上。而与此同时,2008年之后,我国广义货币 供应量M2激增,从2008年的47万亿元骤升至2016年的155万亿元,即 M2在8年间增加了100多万亿元。同时,上市国企负债显著上升。

不过,央行的MPA考核不断趋严,并在MPA的广义信贷统计范畴中特别增加 了表外理财资金运用一项,对一些表外扩张迅猛的中小银行而言是当头一棒。业内认 为,央行的意图在于全面掌握金融部门投放的资金规模,以防范系统性风险。

针对中国信用扩张现象以及未来的改革方向,著名经济学家吴敬琏教授近期在由 上海高级金融学院(SAIF)举办的论坛上表示,今年中国的主线就是供给侧结构 性改革,重在结构优化,即纠正资源的误配,使得效率提高。另外一个就是发挥市场 的作用,通过改革把统一开放竞争、有序的市场建立起来。

[41]

来源:第一财经日报

京ICP证000069号

中经网数据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本网站由中国网络通信有限公司(CNCnet)提供网络带宽
建议使用 800*600 分辨率浏览